本站为交流学习站点,所有发布的信息只供参考,不欢迎未成年人浏览。
本站所有发布信息只供参考,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更正删除QQ:2071878001
行业新闻
美国烟草农场童工引关注
发布时间:2018-07-17

  路易斯只有14岁,但已经在从事一份从天亮忙到天黑、让人筋疲力尽的工作。2017年夏天,他就开始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烟田里工作了。尽管他还只是个孩子,都不够买烟的法定年龄,却可以在那里“合法”地工作。

  这份工作时薪7.25美元。

  2017年暑假,从周一到周六,路易斯都是早晨5点即起,穿上长袖衬衫、牛仔裤、靴子,戴上手套、帽子,披上雨披,等小巴车送他到距他家一个小时车程的烟田里。晚上7点左右,他才能回到家中。这是从事这项艰苦而危险的工作的典型作息时间。

  在烟田劳作,很容易中暑,那里的温度常常高达32摄氏度,孩子们还要冒着被锋利的东西割伤的风险。

  此外,烟草这种植物本身含有水溶性尼古丁。这使得烟叶叶片上的晨露和夜雨中含有大量尼古丁。一份研究发现,烟田里的雇工每天暴露在6支烟剂量的尼古丁中。这会导致严重的尼古丁中毒,被称为“绿色烟草病”,主要症状是恶心、呕吐、头痛和眩晕。

  “我想帮帮我妈妈。”路易斯说,“为了攒我们上学所需的钱,妈妈从不浪费一分钱。”路易斯的母亲是位宫颈癌幸存者,做餐饮业服务员。当母亲病得无法保住工作时,路易斯开始去农场工作。

  “这是个重体力活,非常累。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孩子们需要自己挣钱买衣服、鞋子,及他们的其他东西,他们需要的东西。”路易斯的母亲说,“或许等他们大些再干这些活会好些,但是因为我患了癌症,他就开始了……他是在帮我和他的哥哥们。”

  烟企政策

  美国法律宽松,农场主们可以雇佣十几岁的孩子来种植和采摘烟叶,这与一些烟草公司的内部政策相违背,这些政策禁止孩子在烟草农场从事危险工作。

  “有许多十四五岁的孩子在烟田里劳作。”19岁的安东尼奥说,他从15岁就开始干这活了。“他们需要钱,或者他们想要一份工作。”他说。

  菲莫美国的母公司奥驰亚集团相关人员表示,为其提供烟叶的烟草农场主“被要求禁止雇佣16岁以下的人,并且只能把危险工作分配给18岁及以上的人”。“这两项都高于法律规定。我们要求在烟草农场工作的不满18岁的人必须征得父母同意。”相关人员说。

  奥驰亚集团每3年对所有烟草种植者进行一次检查,2017年只发现一例雇佣童工的事情——一个农场主雇佣了两名15岁的孩子。

  “尽管这个农场主不再雇佣二人了,我们还是重申了合同要求,以强化他们对于最低年龄要求的理解。”奥驰亚集团相关人员表示,集团雇佣了第三方机构来监督雇工条款的执行情况。

  米格尔·柯莱塔,菲莫国际可持续发展部门经理,说菲莫国际已在处理向自己提供烟叶的农场的复杂劳动事务方面“取得了进步”,并且他们的标准已经在许多方面超出美国政府要求。2015年,菲莫国际在美国采用了新的烟叶购买模式,现在经由联一国际公司和环球烟叶北美公司等第三方采购烟叶。

  无奈之选

  接受采访的几个十几岁的孩子、孩子的父母及劳务组织者都说童工问题在当地很普遍,孩子们赖此补贴家用。他们说,在烟草农场务工的孩子,同样从事蔬菜采摘工作。

  “事实上,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没有别的替代选项。”北卡州农场劳工组织委员会的劳工组织者拉蒂西娅·萨瓦拉说,委员会不支持将农场使用童工定为非法,因为这会伤害那些依靠童工取得收入的家庭。然而,“需要钱”这个理由并不能减少对孩子们的伤害。

  “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学习,而是在田地里劳作?”萨瓦拉说,“人们总是被迫去做一些事情。”如果农场的劳作条件改善了,“或许童工就不存在了”。

  北卡州和肯塔基州的烟草产量占全美国7亿磅(约合3.175亿公斤)烟草总产量的70%。尽管只有0.04%的耕地种植烟草,但烟草产量居世界第四的美国仍然是一股国际市场主宰力量。

  北卡州只是为卷烟生产商提供烟叶原料的全球供应链中的一部分。这个州的农场主雇佣了最多数量的拉美工人,这些人在上了年纪的白人的农场里辛苦劳作。美国并不认可农业雇工的集体谈判权。雇工们常常未经注册,面临雇主克扣工资、实施剥削和危险的工作环境时非常被动。

  由于童工处于一种非正规的经济体系中,没有关于暑假甚至是本该在校学习的时间里究竟有多少孩子在田地里忙碌的数据。

  “如果你看起来小于16岁,他们会询问的。”19岁的约翰说,“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是不会问的。”一位母亲说许多人鼓励孩子们在年龄上撒谎。

  两党之争

  过去,美国政府尝试过对烟草种植进行管制。2012年,奥巴马政府试图将使用16岁以下的烟草童工定为非法,但共和党反对,辩称这会导致孩子们无法在自家的农场里工作。

  2017年,民主党的弗吉尼亚代表阿方索·洛佩兹曾努力推动出台一项旨在阻止烟草农场使用童工的法案,但共和党进行了阻击。“如果是你的孩子,你会让他们干这份工作吗?”法案被搁置后,洛佩兹质问,“你会吗?我觉得你不会。那么,为什么你赞成你不认识的那些孩子去干这种活?”

  2014年,对于美国农场使用童工的批评达到顶峰时,菲莫国际找了家公司对其供应链进行审计,发现16%的受访农场在危险的环境中使用童工。审计师们总结道:“美国许多劳工相关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缺少可持续、可信赖的劳动力供给,而这一问题被糟糕的美国移民政策给恶化了。”

  然而,特朗普政府仍希望进一步放宽对于农场劳工的管制。美国环境保护局正在推翻2014年人权观察组织发布童工报告后生效的一项规定,其正在重新审查是否允许孩子们在农场接触危险的杀虫剂。

  “我在农场干过,真的是非常累,对一个孩子来说更是如此。”安东尼奥的母亲,37岁,有3个孩子,在一家乡村便利店当柜员。十几岁的孩子偏向于选择去农场干活,是因为“那里不考虑他们的年龄”。

  近几十年来,随着烟草供应链的全球化,美国烟叶的主导地位慢慢被削弱。这一趋势以及美国烟草价格管控的放松,导致大量农村兼并。1978年美国有18.8万个烟草农场,现在只有大约4200个。

  “大多数时候这些孩子的年龄都低于法律规定。他们撒谎说自己16岁或者17岁,但实际上只有十三四岁。”安东尼奥的母亲说,“这很难。但是没有更多选择。”她说,那些关于烟草农场没有使用童工的声明,是“谎言”。


Copyright © 香烟专卖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45625425号
公司地址:浙江省鼓楼区华科大道B16-8号汇海烟草商城
公司网站:www.zhiwen666.com